187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星际拓荒传奇 > 《星际拓荒传奇》正文 第二十二章 挑战
    随着一阵稀稀拉拉的掌声,史蒂夫的训话结束,会议也随之结束。

    当林峰转身准备离开时,耳边却传来一个动听的声音:

    “林队长,请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海伦小姐啊。请问你有什么事吗?”转过身来,发现是海伦,林峰忙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军营,请称呼我的职务,林队长。”海伦不客气地纠正道。

    “哦,是我疏忽了。那么,海伦队长,你找我什么事?”林峰没料到海伦会有那么大的反应,但还是很绅士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林队长,做为121小队的队长,我代表小队全体队员,向你及111小队发起正式的挑战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林峰没想到挑战会来得这么快,而且发起挑战的还是自己非常有好感的海伦,这让他一时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林队长,怎么了?不敢吗?还是怕失败,丢了你天才的面子?”看到林峰犹豫的神色,海伦语带讥嘲地问道。

    对于面前的这个“林队长”,海伦还是有着一些印象的。想到那天他呆看自己的表情,心里就有一些厌恶,年纪不大色心不小。而且,这小子刚进军队,就被任命为整个大队“第一”小队的队长,也不知是哪个大人物的后代。这让她心里大大的不爽。本大小姐作为全星舰最有权势的舰长的孙女,也还得低调做人,老老实实从底层干起,你凭什么一来就占了个“第一”的位置?如果你林峰真的有本事,那本姑娘就更有兴趣了——想必把一个人称天才的人物踩在脚下,那感觉肯定不错。

    林峰并不知道,面前的海伦在这瞬间转了那么的心思。他只知道,自己受到了轻视,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挑战。如果他不应战的话,那他将永远无法在军队中立足。

    没有犹豫,林峰断然说道:“有什么不敢?我郑重地回答你:我接受你的挑战。这样,时间、地点你来定,赌注我来定,如何?”

    “好!这样吧,因为你我都不熟悉队员,还需要准备,时间就定在3个月之后,地点嘛,就在这里,你觉得怎么样?”海伦思考了一下,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言为定!那我就说下赌注吧。我想,你向我挑战的目的,就是这个111小队的番号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海伦点了点头,爽快地承认了,没有丝毫的做作。

    “如果本人的小队输了,自然就要让出‘111小队’的番号给你们;可如果你们挑战失败了呢?不可能一点代价都不付出吧?”林峰有些戏谑的看着海伦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本姑……本队长决不会输的。”海伦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如果,我说的是如果。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事情,nothingisimpossible.一切皆有可能。毕竟,我们现在都不知道最终的结果,先说断,后不乱,是不是?海伦队长。”林峰步步紧逼。虽然对此女有好感,可还不至于让他失了自己的原则。

    “可……可我也不知道拿什么来做赌注呀!”海伦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总不能也拿自己小队的番号来做赌注吧,你乐意人家林峰还不乐意呢。

    “拿不出别的,就拿你自己来做赌注吧。”看到海伦尴尬的样子,林峰随口说道。猛一回神,才发觉这句话有问题,大大的有问题。刚想补救,可周围已经响起了一片嘘声,这小子太胆大了,竟敢公然调戏美女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混蛋!”海伦的脸上泛起一片红晕,想到自己又被这小子占了便宜,很是恼怒,心中顿时涌起了一股冲上前去扁死他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呃,不是……我不是那个意思,真的。我想说的是,如果你们失败了,就让我约会你一次,你不能以任何理由拒绝。你看,这样行不行?”林峰刚才说错了话,差点引起了误会,忙小心翼翼地解释道,神情显得很是惴惴不安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海伦没有想到林峰竟然要以自己的一次约会做为赌注。可自己从来没和男人约会过啊。就这么把自己的第一次约会输给这么一个小色狼,心有不甘啊。有心拒绝,可又不愿放弃这么一个机会,等着挑战111小队的人多着呢。罢了,就算答应他也没什么。以自己的身手,他肯定占不了自己的便宜;再说,谁胜谁负还不知道呢,瞎琢磨这些干什么。还是想一想,接下来三个月该怎么提升小队的实力,到时才能狠狠的蹂躏对方,。

    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反复衡量了利弊得失之后,海伦也是很干脆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定下来。三个月后,在这里,不见不散。”

    “三个月后,不见不散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定下赌约,两人便各自离开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想起今天的事儿,林峰不由得一阵苦笑。满以为当111小队的队长,是一件很光荣,很得意的事,哪知在史蒂夫的鼓动之下却成为麻烦之源。而且,第一个来挑战自己的,却是自己一直念念不忘的金发女孩,这真是天意弄人啊。输肯定是不能输的,还要竭尽全力去争胜,这是做为一名军人的尊严所在;可赢了的话,却可能与海伦连朋友都没得做,这也是自己所不愿看到的。哎,到底该怎么做才能两全其美呢?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在林峰为不能两全其美而纠结不已时,他的小队,却已经乱成了一锅粥。

    “哎,知道不,今天站在我们那一纵列第一个位置的,就是我们小队的队长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看上去好像不怎么样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怎么样,可人家兴许有一个厉害的老爹,当个小队长,也就是一句话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个二世祖,那咱们可就糟糕了,一将无能,累死三军呐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能这么说,万一人家真的有本事呢?听说他这个队长还是李大队亲自敲定的呢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有句老话说得好: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。看人可不能光看外表啊!”

    “随便你们怎么说,反正老子就是不服。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家伙,就想骑在老子头上,想都别想!”

    “就是,我也不服。”

    虽说军队里军令如山,讲究的是绝对的服从。可他们毕竟还只是刚刚从军的新兵,绝对服从上级的观念还没有形成,因此,许多的人都对这个任命有很大的意见。

    正当大家乱烘烘地发表意见之时,猛听得门外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传来:“哦,你们都不服是吧,我这儿有专治各种不服的良药。,要不要试一下啊?”

    “什么药啊?”有一个二货不识趣,大声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它。”林峰伸出紧握成拳头的右手。

    “我的拳头,专治各种不服。”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