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7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星际拓荒传奇 > 《星际拓荒传奇》第二卷 祸起于萧墙 第二六九章 盖棺论定
    “仁建兄言重了。.想我林峰,也不过是整个联邦的一名马前卒而已,又如何能够谈得上应允不应允?不过,我心里还有着一条底线,一条永远不会改变的底线。那就是,无论如何,我都不会允许任何人去破坏人类原本就已经很是渺茫的希望!我会尽自己的所能,去守护我的亲人,我的朋友,我的同胞!如果有人硬要去破坏它,那就是我林峰的敌人!不死不休的敌人!”林峰斩钉截铁地说道,脸上有着不容置疑的坚定。

    王仁建一听,脸上也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凝重!林峰的实力他是知道的,算上这六年的时间,想来必定会提升不少,不过,那又如何?自己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经在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,怎会因为林峰的一番话就放弃?

    “林峰兄,难道你认为我们之间还会有调和的可能?我早就说过,你和我必定会有一战,我会用你的鲜血,或者我自己的鲜血来洗刷你曾经给予我的羞辱,来回报你曾经施加在我身上的痛苦!”仿佛又陷入了那无限的仇恨之中,王仁建的脸一阵扭曲。

    林峰暗叹一声,王仁建这样的表情证明了一点,他已经不是一个神智比较清醒的人了,长期的仇恨心理让他忘记了一切,一心只想着报复,与这样的一个近乎疯狂之人谈和,无异于对牛弹琴,与虎谋皮!

    不过,他也不能就此放弃,毕竟那八百艘星舰不是摆设,那近十万门聚能炮甚至是湮灭炮会给太阳系带来什么样的后果,不用想也很清楚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对于我实在有着太深的仇恨,我也不会再用少年轻狂一类的理由来辩驳解释什么。不过,我今天想说说对于令尊的看法,你愿意听一听么?”

    听到林峰说起自己的父亲,王仁建那原本疯狂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温馨,二十多年的时间,他一直不曾忘记父亲对自己的爱,在他的心中,父亲永远是一个高山仰止的存在,只要一想起父亲,他就会由衷地生发出一种孺慕之情。

    “这二十多年来,对于令尊的选择,我一直是十分地惋惜和遗憾的。令尊是亚特兰蒂斯号这千余年来最为出色的地面作战部队指挥官,为人类开拓比邻星系的大业做出了杰出的贡献!这不是为了安抚你而说的违心之言,而是我的心里话。如果不是他生命中最后一个选择,他现在肯定是人类的大英雄,他的名字将永远铭刻在人类星际远航史的丰碑之上!相信亚特兰蒂斯号所有人都是这样的想法。而且,令尊在救生舰爆炸最后时刻的那个提醒,也让我和海伦避免陷入更大的危机之中,从而得以生存下来,所以他还是我和海伦的救命恩人!而我林峰,绝对不是一个忘恩负义之人!所谓盖棺定论,对于令尊,我和舰队所有的人都会给出一个公正的结论的!”

    王仁建的脸色更加的柔和了,他下意识地问道:“什么样的结论?”

    “令尊的一生,是值得人们景仰的一生,是英雄的一生!虽然他曾经做出了危害舰队的事情,可并没有产生实质姓的后果,而他临终前的悔悟,更说明他的坦荡,他的忠诚!所谓瑕不掩瑜,正是对令尊最好的评价!”

    “这些,是你的真心话?”

    “发自肺腑,毫无虚言!即使面对全天下,我也是这么说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么说来,我倒也不能辜负他老人家的心意,他的一生,可都是为了整个星舰,为了人类的拓荒事业!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林峰看他的情绪变得稳定了下来,话语中也有了一丝松动,赶紧趁热打铁,“说实话,哪怕他为了争夺舰长一职,采取了一些手段,想来也是可以理解的。他只是为了能够在更高的位置上,将自己的理念贯彻下去,将亚特兰蒂斯号带上一条更辉煌的道路而已。而这种事,在整个人类的政治史上再正常不过,比之更加触目惊心的事情还有着很多很多!”

    “人死不能复生,令尊已经逝去多年,想来他也不希望他最钟爱的儿子却一直沉浸在痛苦之中,更不希望他最钟爱的儿子为了给他复仇而做出危害整个人类的事情!如果因此而给人类前途带来严重的后果,想来他在九泉之下也不会心安的!所以,仁建兄,我希望……”林峰娓娓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林峰,你不用再说了!你的心思我全明白!”王仁建打断了林峰的话,淡然地说道,“很感谢你能够给予我父亲一个公正的评价!就冲着这一点,我不会将地球以及太阳系内一切有人类居住的星球做为攻击的目标!因为我不想让父亲失望!”

    林峰一听,心中大喜过望,原本他并没有抱什么希望,只是尽人事听天命而已,想不到王仁建还是一个至孝之人,这些年来的仇恨,很大程度上是来自于父亲的死亡,以及人们对其不公正的评价,还有因此给他们兄弟二人带来的心理压力。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!想不到仁建兄的心怀如此的宽广,林峰佩服不已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林峰兄可别误会了,我刚才只是说不会攻击有人类居住的星球,并不代表我就会放弃我的复仇计划!要知道,你和我之间,可不是只有这一个恩怨的啊!”

    林峰心中一凛,他其实也有所预料,这王仁建气势汹汹而来,岂是自己三言两语就能够打发得了的?不过,他已经承诺不会进攻人类,那自己就没有后顾之忧了,到时他有什么手段,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自己尽管接着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说到你和我之间的那些小小的不快,我也很是遗憾。毕竟二十多年过去了,难道仁建兄还不能忘记年少时的轻狂么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小小的不快?林峰兄说得可真是轻巧,一句年少轻狂就能够揭过去么?所谓杀父之仇,夺妻之恨。这杀父之仇我们就不用再说了,可你从我手中生生地夺走了海伦,夺走了我心中的挚爱,让我痛苦了近三十年,这岂是你一句话就能消释的?”

    静静地在一旁听着两人对话的海伦,这时候已经粉面通红,满腔的怒气,她看向屏幕上的王仁建,一字一顿地说道:“王仁建,你不要胡说八道!当年的事情你和我,还有林峰,还有亚特兰蒂斯号的所有人都清楚,你我之间连恋人关系都不是,何来的夺妻之恨一说?当初我对你避之唯恐不及,怎会与你有任何的交集,这完全就是你一厢情愿!”

    看着怒气冲冲的海伦,王仁建眼中满是追忆之色,似乎又看到了当年他所仰慕追求的那一个美丽少女,可惜她从来也不曾属意于自己,更不用说倾心于自己了。

    “海伦,当年我对你的心意你是知道的。虽然你从来不曾说过喜欢我,可我已经把你当作了我的妻子,因为我知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的道理,只要我努力下去,终有一天,你会与我情投意合的。而如此美好的一切,却被林峰给破坏了,你说,这不是夺妻之恨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你真是个疯子!不可理喻!”海伦气急,嘴唇哆嗦着,却只能说出这么无力的指责话语。

    “呵呵,海伦,为了你,我情愿疯狂!我情愿沉沦!”王仁建不以为意,深情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海伦已经彻底地无语了,对于这样一个偏执之人,她还能说出什么呢,只能无语仰望苍天了。

    林峰轻轻地抓住海伦那颤抖的手,示意她平静下来。然后,对着王仁建,淡淡地说道:“不管怎么样,现在,海伦已经是我的妻子,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,你也不能够将她从我身边抢走!至于仁建兄有什么打算,想怎样对付我林峰,请说,我接下便是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