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7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夜宴:女上司的秘密 > 第24章坏人
    一阵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响过,樊辣椒出现在我面前。    “怎么样?”    “我他妈怎么知道怎么样?”我冲樊辣椒大吼。    “是我害了她,对不起。”樊辣椒道歉,已经第二遍,樊辣椒如此高傲的一个女子,又顶着老总的光环,要她对一个小职员道歉多难为情?不过我没有半丝高兴劲,心里堵的很。    时间一分一秒消逝,已经两个小时,急诊室的灯光依然亮透,我依然无力的坐在地上,期间所需的各项手续都是樊辣椒负责办。办完手续回来以后,樊辣椒闭上眼睛坐在我斜对面的椅子上,她眉毛总在轻轻抖动,我知道她在自责,事实上她脸上的担忧丝毫不哑于我。    急诊室的灯终于熄灭,片刻,医生走了出来。    “医生,人怎样?”樊辣椒抢在我前面问。    “没什么大问题,只是失了不少血,左耳边封了十二针,注意营养以及休息,很快会好……”医生说着瞄了我一眼,“你怎么还坐在地上?不是让你……”    “我没事。”我大大松了口气,谢天谢地谢佛祖,陈芊芊无大碍。    “可以进去看病人吗?”樊辣椒问。    “可以。”    我飞快站起来,不过发现腿好痛,然后跌了回去,最后甚至没了知觉。    醒来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的事情,我在一个病房里,腿上包着一块充满臭味的纱布,左臂亦一样,脑门还贴着一块大号的创可贴,混身酸痛,昏软无力,貌似打过麻醉针药效没退一样。    “醒了?”樊辣椒的声音。    “陈芊芊呢?”    樊辣椒指了指我右边。    我顺着方向看过去,看见一张病床,陈芊芊躺在上面,一脸微笑看着我,只是她的微笑之中明显带着几分淡淡的痛楚。另外,陈芊芊的脑袋包到象个尼泊尔少女,很是滑稽。    “芊芊,感觉怎么样?痛吗?”    “不痛!”陈芊芊摇头,“你呢?痛吗?”    “我也不痛。”    “大家都不痛。”    “樊总,谢谢你。”我转向樊辣椒,刚刚冲樊辣椒发脾气我知道自己毫无根据,其实樊辣椒已经没的说,如果不是她,我连手续都无法办,而且她还把我跟陈芊芊安排到同一个病房,冲这份心思我就恼不下去。    “好好休息!”樊辣椒往门外走。    “樊总……”    樊辣椒回过头,看着我。    “我还有个同学跟我们一起,给抓去派出所了,你能不能……?”    樊辣椒没有做出任何表示,继续走。    说句话会死?捞不捞你说句啊……    在病号桌上找到自己的手机,给蒋亮打电话,可一直打对方一直处于关机状态。我不知道蒋亮家里人的号码,打去派出所问又没人鸟我,我心里那个急啊,想找根烟抽,却发现口袋空空如也……    “找烟?”陈芊芊问。    “对。”    陈芊芊眼神示意距离我病床两米外的一个垃圾桶。    不用问,肯定被樊辣椒扔的。    几经艰难爬下床,忍痛一拐一拐走近垃圾桶,从里面翻出我的烟盒!    我一根接一根抽闷烟,陈芊芊则在傍边眨巴眨巴看我,场面尤为诡异!    终于,一段电话铃声打破了沉默气氛……    “人已离开。”樊辣椒的声音从电话另一端传来,冷幽幽的。    “谢谢!”    “不用谢我,跟我没关系。”    “那……?”我惊讶,跟樊辣椒没关系跟谁有关系?    “给你五天假,好好休养。”    “樊总,你能不能不要把我现在的情况……告诉……你秘书?”这里已经有个陈芊芊,梁佳一来肯定要出大乱子,所以务必要杜绝这类情况的发生。    “哼,男人没个好东西!”樊辣椒又劈啪挂断电话,说翻脸就翻脸。    心里一块大石得以落下,整个情绪都飘飘然起来,虽然不知道蒋亮干嘛去了,但至少确定已经离开派出所。有一搭没一搭与陈芊芊聊着,不知不觉就睡着了,梦里梦见再次与那几个混蛋狭路相逢,这次我先下手为强,抓住一根狼牙棒(汗,那儿来的?)揍到这帮流氓汉子哭爹喊娘、满地找牙……    天蒙蒙亮我就醒了,饿醒的。    刚点上一根烟,病房门被粗暴的推开,蒋亮手拿两份早餐风风火火跑了进来,并且还哈哈大笑,把睡梦中的陈芊芊硬给拉回了现实。    “你笑个屁?没看见外面肃静的牌子?”    “那让狗看的,人不用遵守。”蒋亮把早餐放下,“知道我干嘛那么快被放出来?”    “愿意说就说,不愿意拉倒!”    “被我们扁最惨那家伙原来是个通缉犯,爽啊,把人弄残废了不但没罪,还能伸手领奖金。”蒋亮说完又是一阵爆笑。    “吹吧你!”我一脸鄙夷,“佛祖跟你家是亲戚?”    “不信算了,奖金归我。”    “你试试。”    “嘿,这美女谁啊?头没事吧?”蒋亮目光停在陈芊芊身上,却是问我。    “这个,嘿嘿……”我含糊的笑了几声。    “噢,明白、理解,传说中的苦命鸳鸯。”蒋亮凑近我耳根小声道,“保密工作做的不错,连哥们都瞒的七零八落,呵呵,这妞更不错,便宜你了。”    蒋亮陪我们吃完早餐就溜了,说去领奖金,由于这混蛋经常满嘴跑火车,我也没抱太大希望,谁知道中午没到这混蛋又转了回来,不单买了饭,还买了一堆报纸杂志,以及好几袋水果零食。最主要是,这混蛋果真掏出一叠现金,随便分成三份把其中两份给我和陈芊芊。    “这个,给我……?”陈芊芊拿着一叠现金,不知所措的表情。    “嗯,这是做好事的奖励,好人有好报嘛。”蒋亮很认真的回答,好象自己做的真是好事一样,如果那家伙不是通缉犯,哼哼……估计咱们就得当监犯。    下午,剩下我和陈芊芊,除了翻报纸就翻杂志,偶尔聊两句,又无聊又郁闷。    到了晚上,蒋亮送来晚饭,还给陈芊芊捎来一盅补脑汤,以形补形,不过怎么看怎么象猪脑,用猪脑补人脑到底吃亏还是赚?我用了半小时思考这个问题才发觉自己多无聊,我想这个干什么?汤是蒋亮那些个女朋友炖的,具体是谁我也弄不清楚,反正他女朋友比我家亲戚还多,我不可能全认识。    我们吃饭的时候,蒋亮找到医生进行了一番交头接耳,半小时不到,我们的病房配上了电视,还配上一名护士专供我们差遣,这哥们啊,真没话说。    弄了台电视,陈芊芊不再无聊,可我很郁闷,陈芊芊净看电视剧,特脑残那一类。    “芊芊,我们聊天吧!”我实在憋不住了。    “没看见我在看电视?别吵别吵,这一段很重要……哈哈,惨了……”    行,不聊拉倒,又不会死人,我睡觉!    迷迷糊糊瞌了不知多久,一觉醒来已经是凌晨一点多,陈芊芊依然沉迷于电视,频道已经更换,却是换汤不换药,依然是脑残剧……无语。    一拐一拐上了个厕所,出来的时候看见樊辣椒站在厕所外面,吓一大跳。    “三更半夜跑出来吓人,无聊不无聊你?”    “有话跟你说!”    我翻白眼。    “我已经把你住院的消息传到张定军耳中,不出意外,张定军明天会来找你。”    “哦。”伤员她也支使。    “我必须提醒你,要尽量表现出生活上缺什么,比如缺钱……”    “为什么?”要我博取同情吗?这老色鬼会随便同情别人?除非有事相求。    “你越表现出一副贪得无厌的嘴脸,越会得到信任,你目前在他心里的信任分太过于基本,需要扭转。总之按我说的去做,我已经成功把张定军逼到非走那一步路不可,如果真让你偷文件,别轻易答应,要先谈条件,但条件不能开大,也不能开小,观言察色,注意细节,不要露出破绽。”樊辣椒说完匆匆离开。    第二天中午,张定军真到医院来,还带来许多礼物,摆满一张病号桌。    “老弟,没事吧?”张定军一脸刻意亲切问候的表情。    “一点小伤,死不了!”我苦笑,“对了张总,你怎么知道……?”    “呵呵,这个不重要。”张定军目光落在陈芊芊身上,“这位是……?”    “嘿嘿……这个嘛……”    “哦,明白。”张定军目光又落在陈芊芊身上,“美女,脑袋没事吧?”    “没事,谢谢张总关心,你们聊,我到外面活动一下。”陈芊芊出了病房。    “老弟,年少风liu啊,呵呵……”    “张总老当益壮,我这简直就小巫见大巫。”这色鬼确实壮,上回找妞就要两个。    “要住多少天。”    “不知道,天天得换药,烦都烦死人,这医院就不是个好地方,尽坑人,换贴药比他妈买块黄金还要贵,再这么换下去肯定得破产。”我煞有介事的说着,咬牙切齿的骂着,暗里偷偷观察张定军的神情,这老色鬼好象真巴不得我穷到揭不开锅……    “认识到钱的重要啦?”    “钱太他妈重要了!”    “其实赚钱不难,看你愿意不愿意去赚,能不能放开手脚。”    “有钱谁不愿意赚?有病不成?”    “那好,我手上刚有个赚钱活,看你敢不敢干。”    “只要报酬合理,没啥不敢干,当然,杀人放火伤天害理除外……”    “不至于,不犯法,就借点东西。”靠,这老色鬼,明明就偷,倒说成借。    “行啊!”    张定军把电视音量调大,凑近我耳边飞快说了一番话,与樊辣椒说的一样——梁佳。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 威信公号:HHXS66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