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7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夜宴:女上司的秘密 > 第366章孤独寂寞压力
    这是一个两百平方以内的清吧,放着轻松的音乐,因为时间还早,才十点多,所以人不算很满。 我和黄小淑进去以后,找了角落里一个卡座,要了一打啤酒。    “喝酒没用。”黄小淑说,“我们要保持脑袋清醒,想想别的办法。”    “别的办法?你能想到吗?”看黄小淑哑口,我继续道,“我就想喝几杯,你要不就陪我喝,要不就自己先回家,别废话!”    黄小淑委屈的看着我,好几秒后她也拿了一罐啤酒打开,喝起来。    “黄小淑,我都不知道樊辣椒是不是上辈子穷凶极恶,怎么这辈子做那么多好事命运都那么曲折?不是这个事就是那个事。看她从小以来的路,连自己父母是谁都不知道,从小长在孤儿院,大家都不喜欢她,受尽欺凌。然后被领养,直接扔去外国,只给学费,生活费别的什么要自己赚。很难想象樊辣椒这样的女人居然曾经做过苦工,刷盘子、擦马桶,人前尊贵人后卑贱。黄小淑你知道吗?每次一想到这些想到她在那边的孤独我就想哭。我小时候家里是很穷,但至少一家人完完整整幸幸福福,樊辣椒从来没有这种享受,有的只有孤独、寂寞、压力。”    听着我说,黄小淑整个表情都是哀伤,樊辣椒在法国的生活她知道比我还清楚,她这个表情代表着什么?可能樊辣椒的苦远远比我所想象的还要悲惨得多!    “幸好樊辣椒挺了过来。”我往自己嘴巴灌了一大口酒,“但这到底是悲是喜?我不知道是不是我有问题,我老觉得痛苦的活着不如死了算。可能你不赞同,许多人都不赞同,但我真那么想。有些人不了解,站着说话不腰痛,自己生活好,根本不知道别人的痛苦。当然樊辣椒这样的很强悍,我承认她能忍人所不能忍,所以大家都非常尊敬她,包括你,包括我,包括我们许多朋友,这不是没原因的。可是樊辣椒这样一个人,有多少人知道,又相信她受过那么多苦?”    “长大以后为了飞雅她出卖自己,把自己卖了,卖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坏人,觉得没未来,唯一活着的信念就是通过自己努力把自己的未来赎回来。还有就是照顾好孤儿院,用自己单薄的肩膀去支撑许多人的一片天空。她是一个女人,纵然很强悍却又有多大能耐?况且敌人那么强。一次次失败没有把她打到一蹶不振,反而越挫越勇,这种屡败屡战的精神我们之中谁有?好了,最后,自由终于属于自己,但却没命享受,不知道能享受多久,手术是成功了,但你我都知道……这对她的人生来说并不保险。这都算了,你看现在的情况,病没病好又出个这样的事情,我都不知道是不是上天故意捉弄她!”    “樊总是一个很好的人,我相信好人会有好结局,哪怕中间波折不断,最终结局肯定是好的。”    “好个屁,中间受那么多苦你挺过去又如何?弄到自己半残不废还有命享受吗?”我又给自己灌了一口酒,“黄小淑,命不在于长短,真的,只要精彩,就算只是昙花一现都很有价值。如果不精彩,越漫长越痛苦。”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好像变笨了、变白痴了、变悲观了,反正就是变了!    “或许吧!”黄小淑看着我的眼睛,“但人生不应该那么悲观,多少人的悲惨与别的人比起来都是一种幸福,如果我们只看自己的悲惨而不去看看别人的悲惨,活也是白活。”    “不,我看古代电视剧,小鱼儿与花无缺看过吗?铁齿铜牙纪晓岚四看过吗?里面的小仙女被吸干内力,芊芊中了落雁沙,她们能活下去,只是,小仙女要靠别人输真气存活,芊芊会半身不遂,最后她们选择了什么?选择服用一种药,可以恢复正常的一种药,但过程只有一天,然后会死,死的很悲壮很美丽对不对?一天的精彩真的要比一辈子痛苦要强。”    黄小淑不说话,一边喝酒,一边在思考。    我不知道我说的有没有道理,在别人看来或许没有吧,反正我自己是那么想。当然,不是任何一种痛苦都那样,每个人的人生或多或少都会有痛苦,我只是那么说,却不一定就那么干。但是,如果,如果……我得了癌症,医不好的病,我肯定把自己了结了不连累家里人,这么活着痛苦的不单单只是自己,还有家里人。    这个晚上我和黄小淑说了许多话,前面说的还带组织,后面说的已经完全没有了组织,仿佛是在发泄,对这个世界的所有不满。因为我喝醉了,这很奇怪,想醉时怎么喝都不醉,不想醉时喝不了多少就能醉。我今天不想醉,每次我一喝醉都会出点屁事,我不敢。可是我偏偏醉了,连谁把我扶出酒吧的都不清楚,我只知道醒来的时候睡在自己车后座,黄小淑坐着,我躺着,我脑袋枕在她大腿上面,她双手搂住我脑袋靠着车门还在睡。    我想叫醒黄小淑,不过我脑袋很晕,而且我发现这样躺着很舒服,所以没有立刻叫醒黄小淑。我在想樊辣椒,她在公安局一夜了,不知道她怎么样?而我,我竟然跑去喝酒,我他妈真不是人。可是不喝酒我又能怎么办?唯一能帮忙的人,蒋亮他爸,他拒人千里之外。难道我尝试一下找袁琳的舅舅?这不是一般的事情他愿意帮我吗?就算愿意,远水救不了近火。    不行,到了这个地步,什么办法都要试一试了!    “黄小淑,醒醒。”我想坐起来,无法办到,黄小淑搂住了我脑袋,我必须先叫醒她。    黄小淑呢喃了一声,没反应。    “黄小淑,天亮了!”我用力扯黄小淑。    过了一阵,黄小淑终于肯睁开眼睛,看见我躺在她大腿上,而她搂住我脑袋,她眼中闪过一丝慌乱,立刻站起来,她这么一站造成一连串连锁反应,她脑袋撞车顶了,我整个人滑了下去,压到了她的脚,然后她踩了我一下……    “黄小淑你干什么?”    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!”黄小淑整个人站上了座椅,然后把我拉起来,她脸很红,“我昨晚,我看你睡的不是很舒服,所以,然后……”    “没事,别说了!”我开门下车。    在车外面,我做了一些伸展运动,让自己的筋骨恢复状态,然后到后尾箱拿了两瓶矿泉水出来,把其中一瓶递给刚下车的黄小淑。    “我上个厕所。”黄小淑指了指对面一个酒店,走过去。    我喝了半瓶矿泉水,剩下半瓶用来洗脸,洗完回到车里找了根烟点燃,等黄小淑回来。黄小淑是二十多分钟以后回来的,她说饿了,要去吃早餐。我也饿,我昨天没吃中午饭,没吃晚饭,什么都没吃,就喝了酒,我感觉浑身无力了!    我载黄小淑到了附近一个餐厅,港式的,虽然才七点多钟,里面客人已经很多,都是些老人家,吵吵闹闹的,像我们这样的年轻人极少。    点了一大堆点心,点的时候很想吃,等到上了真的吃起来发现吃不下多少,吃着就想起樊辣椒,不知道她吃没吃,然后一点心情都没有了!    “怎么了?”黄小淑问我。    “我们在这里吃那么好,不知道樊辣椒有没有东西吃。”    “等下给我姨父打个电话,他不是要找人送衣服和药物吗?加个早餐应该没问题。”    吃完早餐,八点了,估计丁局长起床了,黄小淑给他打电话说了早餐的事情,丁局长表示没问题,他说如果人还在市局期间都可以保证樊辣椒有东西吃,有水喝。黄小淑挂断电话,我给袁琳的舅舅打,向他说清楚了整件事,他让我等电话,他打听清楚情况再回复我。    离开餐厅回到车里,黄小淑问我去那里,我说没地方去。    “去曼乔吧!你可以在办公室睡一觉,曼乔距离市局不远,你回家就太远了!”    我同意了,我不想距离樊辣椒那么远,而且我要等袁琳舅舅的电话,如果袁琳的舅舅无法帮上忙,我还得去求蒋亮他爸,无论如何这是最后的救命稻草了,就算给他下跪,让我怎么样都好我都要去,反正我就赖着,我还不信他杀了我,杀了也没关系,只要肯救樊辣椒,死就死吧,他在温州不是跟说过一命换一命的道理吗?    和黄小淑回了曼乔,还没到上班时间,就看见一个接待回来了!    我直接进了冰姑姑的办公室,我的办公室给黄小淑用了,以后就变她办公室了,我不在她不用负责秘书工作,而是负责副总工作,所以挺忙碌,需要一个稍微大一点的办公室。    我坐在椅子里,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,睡觉肯定睡不着,工作……我肯定没那个心,让我看文件我绝对看不进去。我在等待,很着急的在等待,等袁琳的舅舅的电话。可是该死的,这个电话十点多还没打过来,我又不敢拨过去打扰他,就算拨过去也没用,有消息他肯定第一时间通知我,现在可能还没打听出来,毕竟那么远的距离。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 威信公号:HHXS665